“能预测世界杯冠军”的义乌:4小时生产一个球销售量“锁定”这三大夺冠热门

“能预测世界杯冠军”的义乌:4小时生产一个球销售量“锁定”这三大夺冠热门

当地人说“立冬晴,一冬凌”,意思是立冬当天如果天晴,预示这个冬天会很冷。然而,对吴晓明来说,这个冬天注定不会寒冷。

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前夕,吴晓明工厂出口的纪念品足球已经达到100万个。按他的话说,世界杯年为义乌商户带来的订单收益,“基本一年能顶两年。”

一组数据也许能够说明问题。据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,在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份额中,义乌制造占到约70%。

在义乌标志性的国际商贸城,印有Made in China(中国制造)标识的足球、球衣、喇叭等小商品,每天都在悄无声息地发往全球各地。

对吴晓明来说,产品大卖固然值得欣喜,但他的梦想,是有朝一日,自己生产的足球,能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。

在接到卡塔尔世界杯官方授权纪念品足球订单的那一刻,幸福和烦恼几乎同时降临在吴君勇身上。

但让人发愁的是,受疫情影响,加上熟手工人短缺,如何保证订单按时交付,成了他不得不面对的烦恼。

从今年3月开始,吴君勇的工厂早上7点就开工,他和妻子也到车间帮手,厂内除了周日晚上不加班,平常都要加班到晚上9点之后。

吴君勇是老板,要安排车间生产排单,出差采购材料,还要随时对接客户,用他自己的话说,忙起来恨不得有三头六臂,一人干两个人的活。

“如今生产足球,都是流水线作业。”吴君勇说,足球生产虽不是尖端工艺,可也需经过十多道工序。他做足球销售9年,开厂当老板2年多,至今许多工序他也不熟练。足球由外壳和内胆组成,足球外壳皮革需经裁剪、印色、机械缝制等工序,再套上内胆,直至人工缝合最后一道边。

吴君勇说,最后一道工序需要手工缝11针,新手从学会手工缝制,到能够稳定生产,大约需要培训6个月。

在创办自己的工厂前,吴君勇在义乌做了近10年的体育用品经销商,做销售期间,国内足球产能已经很高,但他还是时常碰到拿不到货的情况。南非世界杯期间,“呜呜祖拉”热销,他为了找货,还曾跑到永康市,吃了不少到处找货的苦,吴君勇决定自己开厂。

2020年着手建厂,从砌墙、涂漆、吊顶等环节吴君勇都亲自上阵,还拍摄视频记录在网上。也正是因为这些类似于“纪录片”一样的视频,让吴君勇得到了“官方”的青睐。至此,他和卡塔尔世界杯真正开始有了联系。

10月下旬的一天,1.2万个足球,从吴君勇的工厂出发,被运往卡塔尔。至此,已经有近70万个足球“漂洋过海”,带着吴君勇的足球梦“漂洋过海”。

日韩世界杯的五彩假发、南非世界杯的“呜呜祖拉”、俄罗斯世界杯的奖杯……几乎每一届世界杯,都会出现至少一个爆红单品。

在世界杯年,做球衣的温从见,早早在脑海里有了打算:设计自己的原创球衣,引领潮流。

温从见喜欢足球,许多球队球衣的款式、各种设计元素,他早已刻在脑海中。比如澳大利亚的袋鼠,加拿大的枫叶,他一直在思索,如何将这些元素,融合创新设计到他的原创球衣中。

今年3月,温从见开始设计球衣。他将脑海中形成的设计方案,通过手绘画出大致图案,再和印花厂反复沟通中,确定最终设计方案。

为达到满意的效果,温从见对设计稿往往会进行多次修改,哪怕是很小的细节。比如巴西队的球衣,起初使用了知名球星内马尔“10号”的元素,后来改用了其它样式,颜色也变过几次。

设计完成后,温从见给32支世界杯参赛球队中的10支热门球队做了订制版样,客户们看了之后反响很好,有客户当即表示要订4万件货。这令他很惊喜,接着完成了所有32支球队球衣的设计。

在他看来,自己设计的球衣能跟正规的比赛服区别开来,球迷们能一眼看出是什么队的球衣,但是图案和花纹又跟正规比赛服装完全不一样。

温从见认为,世界杯比赛对于球衣等商品的超高需求,会很大程度上刺激公司业务的增长速度,世界杯比赛后公司也会增加很多新客户。

从4月开始,温从见的公司就陆续接到了来自全球外贸商的球衣订单,“去年全年只有100多万件球衣订单,今年三四个月就做了200多万件,光是5月到8月,就比去年同期差不多增加了3到4倍。”

温从见说,目前公司的外贸订单已近尾声,还有少数外贸的补单正在加紧生产。他留了30万件球衣,准备迎接即将开启的世界杯国内市场,“国内的单子一般在世界杯开赛前10天左右。”

从业以来,最让温从见高兴的一件事,并不只是订单的逐年增加。而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,他意外在电视上看到球迷身穿自己公司制造的球服,为球队助威。

“那一刻真的很激动。”温从见说,期待今年在赛事直播画面中看到自己公司原创球衣的身影。

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还未正式到来,今年吴晓明工厂出口的足球已达到100万个,价值大约2000万元。按他的经验,世界杯举办年为义乌商户带来的订单收益,“基本一年能顶两年。”

进入体育用品行业多年,吴晓明早就嗅到了世界杯的商机。2014年巴西世界杯,吴晓明卖出150多万个足球。此后,每届世界杯开赛前一年,他都会安排人手准备足球生产。

吴晓明不是球迷,却和足球结缘27年。从销售代理做起,再到开工厂生产足球,先后经历了6届世界杯,生意也越做越大。

一个足球,吴晓明拿在手里,闭着眼也知道所用材料、球体弹性、圆整度等参数。2000年,他创建了自己的足球品牌,对足球生产工艺早已烂熟于心。自2012年开始,他便和一位西班牙客商合作,至今已有10年,如今西班牙马德里当地社区赛事所用足球都是由吴晓明提供的。

今年7月,吴晓明接到一个订单,对方要求生产10万个印有32强国旗的纪念足球,这是一个获得卡塔尔世界杯官方授权的客户,但工期很紧,只有50天。

吴晓明说,在他的经商理念中,一切为客商服务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客户需求。而义乌也从不失信,往往国外客商遇到有紧急订单,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义乌,因为没有义乌做不到的,只有顾客想不到的。

网络上,有“内事不决问百度,外事不决问义乌”的说法。据说,义乌售卖的小商品数量可以预测美国下一任总统、世界杯最有胜算的球队……这些传闻也时常出现在义乌人的谈资中。

世界杯冠军的最终归属真能预测?在义乌奖杯制造商姚远(化名)看来,客户没下订单之前,工厂不会贸然提前大量生产某个国家球队的商品,当然在赛事后半程,工厂可以根据各个国家球队应援道具的订单数量情况,来预测世界杯的最终归属。

姚远回忆,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,义乌市场中特朗普应援道具订单量较大,义乌商人“成功”预测到特朗普将赢得总统大选。但成功预测世界杯冠军球队的案例,还没发生过。不过有消息称,从目前的销售量来看,英格兰、巴西以及阿根廷很可能是今年的夺冠大热门。

在义乌市奇奇文化用品店里,此次世界杯参赛32支球队组成的串旗,以及颜色各异的世界各国国旗被高高挂起,看上去十分醒目。

“世界杯的订单都在8月底出完了。”何晋奇说,今年为世界杯生产的产品包括手摇旗、串旗、车旗、旗帜披风等。世界杯32强名单确定后,陆续有客户前来询价、下单,原本8月初就可以处理完全部订单,由于义乌曾在8月受疫情影响,物流直到8月22日前后才恢复。到了8月底,世界杯的全部订单都处理完毕。

何晋奇是2014年入行的,当时恰逢2014巴西世界杯,热度非常高。据他估算,今年世界杯的订单量不如前两届,不过相比前两年还是要好很多。

“比去年同期多了一两成。”今年他增加了不少新客户,基本都是卡塔尔当地对旗帜有需求的商人,前来找他定制。销量最大的单品是32支球队队旗组成的串旗,这类旗帜在各种装饰场合用得比较多。

在义乌街头,有地道的中东餐厅,还有东南亚菜,路边咖啡店里随处可见中东人手持长烟斗喝咖啡,街上碰到非洲小哥用流利的中文喊着“老张老王”也非怪事。

义乌标志性的国际商贸城,不少出口海外的业务在这里催生。商贸城共分为五个区,外加一个服装市场,共有6栋楼,在地图上像个写反的“7”字。义乌出租车司机说,如果在每个商铺停留1分钟,那么逛完整个商贸城需要3个月。

义务人的商业基因,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雷被激活的。即便是当地的出租车司机,也开过外贸公司,有的卖过水晶,有的做过服装。谈起国际局势,大多能滔滔不绝。不少商户说,受世界杯订单驱动,今年产品销量相比往年增长不少。有商家称增长量10%至20%,更有商家称增长量达到了50%,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。据义乌海关统计,今年前8个月,义乌出口体育用品38.2亿元,出口玩具96.6亿元。对巴西出口75.8亿元,增长56.7%;对阿根廷出口13.9亿元,增长67.2%;对西班牙42.9亿元,增长95.8%。

义乌制造“踢进”世界杯、走向全世界,不仅源于产品的优质,也有强大的物流运输加持。据媒体消息,9月中旬,义乌开通了“世界杯专线”物流,经由这条海运线路,义乌制造的足球、球衣等“球迷产品”经由宁波港和上海港出发,20到25天就能直达卡塔尔哈马德港。

在义乌从事物流生意的戴铄(化名)介绍,顾客的货品如果从上海港直线发往卡塔尔,几天即可到达,但货轮往往会在其它港口补货停留,一般到卡塔尔需要20多天。

义乌一家国际货运代理企业的负责人说,公司的国际发货业务集中在中东地区,每个月要出七八百个货柜,由于近期海运费价格下降,为了赶上世界杯最后发货期的客人变多了,对出口利好较为明显。据其介绍,公司9月的货量,相比前一个月增加了30%左右。

菜鸟国际供应链运输团队高级物流专家胡斐介绍,这条海运专线助力国际商贸城的商户,在世界杯开赛前把货运到卡塔尔乃至世界各地的球迷手中。

胡斐称,菜鸟在短时间内整合了不同的运力资源,为义乌商家开通了舱位预定“绿色通道”,只要提前10天左右预定,就可以保舱保柜,无甩柜风险。同时,世界杯相关货物还可以享受专属特别优惠,为义乌中小商家降低物流成本。

吴晓明的父亲,曾是义乌最早从事“鸡毛换糖”的小商贩,也被称为“货郎”。吴晓明至今记得,父亲挑着扁担,拿着拨浪鼓,走街串巷的情形,扁担两头挂着箩筐,箩筐上有玻璃小格子,里面放了红糖,用红糖交换鸡毛。

“那时候,个体小商贩被认为是‘投机倒把’,出门在外会被小孩丢石子,经常东躲西藏,像打游击一样。”吴晓明说,但没办法,义乌号称七山二水一分田,人多地少,生产队批了条子,“货郎”们给生产队交钱,换回的鸡毛,公鸡尾巴上的毛用作鸡毛掸子原材料,品质差的鸡毛,就上交生产队作为肥料。

吴晓明回忆,父亲从事“鸡毛换糖”期间,有好几年过年也不在家,后来父亲箩筐中除了红糖、生姜糖,还多了针头线脑、纽扣、肥皂等小商品,小商品除了换鸡毛,也有人出钱购买。

后来,义乌很多成功的商业人士,当年正是靠“鸡毛换糖”起家。吴晓明没从父亲手中接过扁担,但继承了父亲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。1995年,21岁的吴晓明在义乌小商品城租下一平方米的摊位,销售文具盒,正式开始了经商生涯。

而此时的义乌小商品城,已从最初的露天马路摊位、到大棚覆盖的室内市场、再到“划行规市”对各类产品按种类划定区域分类经营的第四代小商品城。1998年,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三年的吴晓明,租下36平方米的门面,开始代理上海某足球厂家的足球,摊位大了,产品陈列也好看了,生意自然也更好了。

1998年到2000年期间,随着义乌市场的逐步扩大,当时流行“前摊后厂”,市场中摊位作为销售窗口,政府鼓励后方商户自己建工厂、建工业园,自主生产自产自销。在2000年,吴晓明注册了自己的足球品牌,开工厂一直在计划中,直到2006年,产品渠道通畅后,厂房也建了起来。

有了厂房后,吴晓明的足球行业版图有了大发展,2015年公司引进了最新的生产工艺,2021年公司是浙江制造《成人竞赛用球》标准主要起草单位,2022年其公司生产的足球,作为第十七届省运会足球比赛训练及比赛用球。

吴晓明说,他的企业成长之路,和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发展同频共振。如今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即将建到第六代,增加数字展区,而他的企业发展之路,也不光会立足销量,更要形成品牌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